五莲山旅游风景区欢迎您
7*24小时旅游服务热线:
400-0156-519

臧惟一家族护法光明寺

发表时间:2021-03-26 22:17

臧惟一家族护法光明寺

范凤学

今五莲县许孟镇仁里、泊子、花园村,松柏镇的白庙子、香店村,叩官镇的于家崮子村,户部乡的黄崖川等村的臧氏,是诸城瓦屋臧氏的分支,是明代官宦之家臧惟一家族后裔。该家族明清以来,人才辈出。自四世臧惟一于明嘉靖四十三年(1564)力夺经魁之后,嘉靖四十四年(1565)又联捷进士,官至兵部右侍郎,赠工部尚书,人称“大司空”,家世从而发迹。到万历二十年(1592),惟一第二子尔劝又中进士,官至兵部右侍郎,赠兵部尚书,人称“大司马”,时家族日渐兴盛。据不完全统计,其家族为官者,尚书2人、巡抚2人、布政使2人、主事郎中10人、县府知事7人、兵备使2人、教谕9人、翰林多人。其声望事迹名扬乡里,皆载入《明史》《清史》和《山东通志》《诸城县志》。臧惟一家族护法光明寺


清乾隆《诸城县志》载:惟一 字守中。先功居琅邪台下。祖婓,字文甫。父敖黄氏,因姓黄。由岁贡为景陵卫经历,升定州同知,尝解饷京师,羡金数百两,无所取。调忻州,告归。父节见《孝义传》。惟一登嘉靖四十四年进士,始复姓。授宿松知县,调繁太湖,皆治行第一。擢户部主事,改吏部,历稽勋员外郞,摄文选司酌署,人地南北,远近差次,莫不得宜。大学士高拱器之,转稽勋郞中,万历元年,以母病告归,旋丁内艰。服除,补原官,寻调文选郎中。值大学士张居正柄国,每迁除部尚书,必伺其意旨,惟一持不可,尚书不能夺。故事,新旧新郞数相造请,而旧选郞为居正密戚,惟一屏绝不与通,已进太常寺少卿,提督四夷馆,八年转大理寺少卿,摄卿事。侍经筵,比热审奏释疑狱数十人,帝从之,九年春,扈驾阅武,赐红罗鸾带。迁太仆寺卿,转光禄寺卿。节浮费以百千计。当是时,居正虽植党,犹推毂一二正人,以关海内士大夫之口,适缺佥都御史,居正欲畀惟一,旧选郎修前郄沮之,不果。及居正败,党附者皆斥去,惟一独为清议所归。擢顺天府尹,权贵请托悉格不行,进河南巡抚,持大体,除苛细,与民休息。十三年,旱荒,檄郡县发仓粟振饥,疏请蠲是岁租赋,报可,民赖之无流亡。先是,光山牛产犊似麟,越宿而毙,有司以瑞闻,惟一寝其事。有画工绘图鬻长安市上,传入内庭,帝遣缇校立取进览。惟一疏谏曰:“麟之为物,不恒有于天下,今牛也,而所产则异,固无自辨其为麟,即麟也,而不日旋毙,亦何敢据以为瑞。况人主一心万化之原,惟以敬而胜怠,虑远而谨微,自可迓天庥而绵国祚矣。”疏入,不报,遂以终养归,二十七年,起为南京兵部右侍郞。

惟一为人坦荡,居家时,施德于乡人,劝赈、立学、还婢、释盗,所做之事颇得民心。

惟一在辞官归家的终养四川和尚明开为臧惟几抄《华严经》已毕,其协助惟几为明开大师创建梵宇,是五莲山寺庙护法人之一。

据《五莲山志》载,臧惟几,号敬轩,惟一胞弟。喜读书,善诗文,性恬,官至太医院吏目,不乐仕途,善多方外交,虽身出豪门,但处世超脱,喜爱幽静的山水,饱读儒家诗书,又深好研讨佛学哲理。明万历二十八年(1600)春,遇来诸城云游的蜀僧明开心空大师,一见如故,情投意合,邀明开住其家,二人晨昏相聚,谈经论佛,形同莫逆。他被明开高深的佛学造诣所折服,也为《华严经》那博大精深的内涵所吸引,便请其抄写一本,明开为他的友好和真诚所感动,欣然应允。历时三载,《华严经》抄毕,明开欲告辞,这时惟一正在家养病,兄弟二人极力挽留。在惟几的陪同下,游览了五朵山,明开被那“苍壁插空,云岚出没,缭白绕青,峰之幽幽,泉之活活”的风景所倾迷,毅然结茆五朵山大悲峰下。后来在惟一、惟几兄弟的协助下,明开北走京师上书朝廷,请名山名寺,朝廷敕建“五莲山护国万寿光明寺”,明开为住持。从此与“蜀僧心空结庐邑南五莲山,公助之创立梵宇,尝布袍,策蹇往来,吟咏其间,时有高士之目”。五莲山光明寺落成后,惟几题《五莲山创建佛殿成》诗一首,并刻于诗碑。诗曰:

蜡履青筇问上,苔光水色印衣凉。

日之夕矣山容醉,风自来兮石髓香。

望海楼高双树静,莲台僧定一天长。

山头地辟平如掌,正好开轩坐法王。

他所作的五莲山游记诗,均载《东武诗存》。

臧尔昌,一字腾,号卢岩,附生。惟一第六子,惟几嗣子。他重义气,用功读书,却屡试不第,故以诗赋自娱。明崇祯十五年(1642)十二月十四日,清兵攻陷诸城,到处烧杀抢掠。尔昌对家财毫不吝惜,对佃户、民众借之钱财所写贷券一火焚之,以济贫民。时臧氏田产为诸城之首,传说曾挂过“千顷牌”,有“南有仁里,北有巴山”之说,佃户村甚多。于是每遇饥荒之年,则出粟米于路旁,济贫恤民。虽耗家资太多,他却萧然自好。又施地三百亩于五莲山及城内玉皇庙、石佛寺诸处,以赡赠道人咸称曰善士”。卒年52岁。

著有诗文集《蛩音偶存诸集》友鹤亭偶存草》存于世,并有诗载《东武诗存》。从诗中看,他经常登五莲山赏景,与寺僧法师谈诗论文,听讲佛经,咏五莲山盛景诗较多。

他还为五莲山诗作《追刻五莲诗序》,序中写道:“五莲、九仙并峙诸之西南,实相伯仲。而天下言名山者只称九仙,不载五莲。何也?五莲、九仙只隔一涧,实则相连。合言之曰九仙,分言之曰五莲,曰九仙也。

清乾隆《诸城县志》载:臧尔劝,字仲升,万历二十年进士。授户部山西司主事,历兵部车驾,礼部主客主事,署仪制员外郎中,擢陕西潼关兵备副使,改提学副使。时年甫二十余,持重不轻假,所取士多登显秩,秦人称水镜。转右参政,历河南、颍州兵备右参政,浙江、湖广按察使,迁河南右布政使,进广东左布政使,清操甚著,尝书“此乡多宝玉,慎勿厌清贫”二语为座右铭。特简右副 都御史,巡抚宁夏。时哱拜扰西边,警急时闻,尔劝激厉将士,鼓以忠义,设伏贺兰山,阳示弱,引之深入,礟声一振,伏弩云集,哱氏败遁,斩首数百级。捷闻,玺书褒嘉。召拜兵部侍郎,无何以尚书推命未下,忽告病归日照。焦竑称其急流勇退,且自喜知人,尔劝会试出竑门也,家居三年,年六十四,卒。赠兵部尚书,祭葬如制。无子,以弟尔令子允德嗣。

他善诗文,有诗多载《东武诗存》。他亦护法助蜀僧明开创建梵宇,经常登五莲山与长老谈佛赋诗,所以于告病居家时多次游五莲山。光明寺落成时他赋《登五莲》诗一首,刻于诗碑。诗曰:

翠烟几垛出芙蓉,丈六曾传大士踪。

花砌寒泉来鹤舞,石盘古木见云封。

千岩月上千岩雪,万壑风生万壑龙。

参来身是梦,几年劳我一相从。

清乾隆《诸城县志》载:允德,字谐卿。幼读书,思奋迹科名。会父奏功宁夏,予世荫,例授锦衣百户,玺书至,允德怏悒不拜。母王氏曰:“国恩也,不可负。”乃稽首谢。无何,议晋北镇抚。北镇抚掌诏狱,自魏珰用事,属东厂。允德曰:“吾岂为中贵人作鹰犬乎”固辞归。事亲备极色养。崇祯十五年,家门多死难者,允德于兵燹中,厝置数丧,皆尽礼。岁饥,出粟为食于路,乡人赖之。晚年,开松梧旧居,日与诸名士攻诗赋染翰,意相得。年五十八,卒。子振荣、振乾。

允德好行善事,施恩于民,对祠庙慷慨施资,为五莲山光明寺护法人之一。崇祯元年 (1628),五莲山明开和尚心空大师,欲立光明寺碑,允德即施资立石。今寺碑完好,下书:“恩荫锦衣卫信邑人臧允德谐卿氏施资立石”。

清乾隆《诸城县志》载:振荣,字均仁。幼奋志为有用之学。顺治九年,以拔贡肄业成均,与邓汉仪、丁耀亢二百余人创观文大社,学益进。十八年,成进士。授昭平知县。方莅任,滇、黔告变,桂林附之,广东、西皆震动。振荣悉力谋守,于峡江两岸设旌旗,夜张灯火,贼艘疑畏不敢进,故昭平于邻县俱陷之后,屹然独存。巡抚金重其才,檄赴军前理粮务,贼乘虚陷昭平。适怀集令缺,金以为东粤要害,属振荣摄之。抵任二日,伪将军周一鹗自湖广来犯,振荣复力守,一鹗宵遁。而土寇王天福,黄日本、李花龙各聚众据城西北,官兵围累月不下,振荣致书天福,天福焚寨降,日本、花龙散走。先是振荣染瘴疠,告归,不许,力疾守两城,皆赖以全,新令至,乃谢事。时东粤尽陷,所至皆贼垒。振荣离怀集间行,为贼马雄所得,旋逸去。十六年二月,抵赣州,谒镇南将军舒,巡抚佟为闻于朝,以不肯附贼,擢宁州知州。又七年,以忧归。卒,年六十五。

他从江西宁州归故里后,正逢五莲山光明寺重修,他施资并立“重修五莲山光明寺碑”。为五莲山光明寺护法人之一。康熙二十年(1681),编修《五莲山志》时,他为其作序云(五莲)为吾家之山,吾山庄当其隙,先大司空(惟一)与蜀空大师创为寺,清额光明,吾将球工画者为册,以示四方。可见五莲山是臧家的南山园林他工书画,著《太古园诗集》《生还纪略》行世。


分享到: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